跳到主要內容
    年度107
    等級
    書名論瞿佑〈金鳳釵記〉女性情欲書寫之意義
    部分章節有關女性情欲書寫相關課題,至今仍是學術界爭議的焦點。明初之前的古代小說所敘寫女性情欲者,大抵仍以禮教與情欲之間的爭論為主。此從宋代話本中對情欲與禮教二者的猶豫不決、模稜態度,可以察覺到這一特色正反映出宋話本對情欲雖同情又戒懼。這種情況到晚明小說已發生大轉變,一般而言,對情欲多能給予肯定,如馮夢龍提出所謂的「情教」觀念,即大體可見。筆者認為此一轉變之重要關鍵,實可再從瞿佑的《剪燈新話》一書來省察,其中〈金鳳釵記〉一文對女性情欲的追尋、理解、安置,以及對禮教之反思,尤能顯示出他對女性生命的存在處境之深具關懷。 然而〈金鳳釵記〉歷來相關研究成果,大抵側重「人鬼戀」、「重信守約」等面向來探究,至於〈金鳳釵記〉對女性情欲之理解與關注,以及作者書寫此篇特別標舉「后土夫人」這一文化語境,有意藉此安置女性情欲之意義等,則尚未見深入分析。值得深思的是,瞿佑創作〈金鳳釵記〉中的大家閨秀興娘受「指腹為婚」束縛,苦等了十五年而亡,其魂則附上妹妹身體,以追尋其「世緣未盡」之情,此情節雖與傳統某些鬼魂小說相似,但其顛覆禮教之舉,何以卻在文末以「世緣未盡」,竟博得「后土夫人」的同情成全,甚且給予興娘一年光景重返世間,作為安頓情欲之合理出口?瞿佑除了凸顯「后土夫人」之感同身受外,他對女性在情欲與禮教間雖似難以兼顧,仍在宋明理學倡行「存天理,去人欲」壓抑女性風氣下,賦予同情與理解,故〈金鳳釵記〉對女性情欲之追尋與及其適切安置,都有深切感受及一番考量,為此他不惜在文中演展女性勇於逾越禮教規範之舉,乃致引發莫大物議,本書因而難逃禁毀的命運。 準此,本文將從〈金鳳釵記〉女性情欲書寫與其相關文本之省察,分析瞿佑對女性情欲之理解與安置,並藉由「后土夫人」此一文化語境,來探討〈金鳳釵記〉一文對女性情欲安置的時代意義,與其在離魂與女性情欲書寫所具有的情禮觀等課題,藉以顯彰〈金鳳釵記〉之女性情欲書寫意涵。
    出版社淡江大學中文系
    全部作者黃麗卿
    出版日期2018-10-01
    ISSN(ISBN)9789578736122
    所屬計畫案論瞿佑〈金鳳釵記〉女性情欲書寫之意義
    備註專書單篇